過了半個月,終於有心情來回顧年初二「春耕犁田」的衰事了......

趁著過年期間溫暖的好天氣,一大早就騎著車出門、打算到坪林金瓜寮附近走仁里坂山、火炎山諸峰。來到北宜公路青潭一帶熱鬧的接上,瞬間不知怎麼回事就摔了,有意識時人已站在路旁,記憶中最後印象僅有看到路口禁止臨時停車的黃色網狀標線而已。



↑ 從照片中可以看到停止線之前隱約有條黑色像是煞車的痕跡一直延伸到三角錐附近 (三角錐是出車之後路人擺的);所以推測是我在路口前煞車減速,但可能前輪煞太重使得車頭鎖死而導致摔車;不然就是壓到什麼異物。

從地上痕跡來看,車子滑了好幾公尺;人也滑出去、五體投地貌趴在接近中線處。

連登山鞋的鞋帶都磨斷了 (紅圈處)


結果外套右手磨破、眼鏡摔出去被之後經過的車碾爛 (事故後沒回神把它撿起,等想到時已只剩被壓扁的鏡框)、手錶稍磨傷 (算是有稍幫左手腕擋了一下)、手機從口袋摔出但保護殼發揮效果而沒傷到。

四肢除了右手外都有傷口,以左腳膝蓋、左手較嚴重;特別是左手,至少十公分的傷口。

當天只在事故後用水沖洗、回家後拿紗布與繃帶包紮


第二天覺得不太妥:傷口面積太大、太深了,不能用平常應付小傷口的方法;趕緊到藥房買了生理食鹽水、人工皮:拆掉原包紮的紗布,用大量生理食鹽水沖洗傷口後貼上人工皮,再用透氣繃帶黏住邊緣。

可以看出整隻左手都腫了


但因為傷口分泌物太多,人工皮很快就積滿無效,若要天天換實在不太經濟 (一片 $100 只能用一天);改用傳統乾式處理:以石蠟紗布防止沾粘、再蓋上不織布紗布。


過了兩星期,除了左手剩下一個較深的傷口外,大致上都已癒合。但剩下的這個洞有點棘手,感覺快發展成蜂窩性組織炎了!? 等看診時間再去讓醫生檢查一下。

傷口面積減小後,恢復使用人工皮的「濕式包覆」


除了皮肉傷外,當初摔出去時可能左手是在屈折的姿勢下撞地,所以拇指、手腕、手肘都有些不舒服,無法出太大力、或是伸展到某個角度時會疼痛;原以為是傷口疼痛導致,但最近傷口漸漸變小、狀況卻沒好轉,這也要去找復健科看看......


萬幸的是:這頂安全帽原本的面罩在幾個月前因磨損到霧化而拆掉一陣子了,過年前幾週我才跑去裝了新的,結果沒多久後就立即用上。



看看這刮痕!若沒有面罩或戴的是瓜皮帽,肯定會被柏油路毀容! 瓜皮帽還是留著騎腳踏車用,騎機車至少要戴全罩、3/4 的安全帽。


    全站熱搜

    Wayne 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