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八月至十月到屏東、台東、嘉義當志工協助風災後清理家園的流水帳式日記,簡單紀錄了當時所見到的狀況與自己的些許看法。由於秉持著「去做事而不是去觀光」的想法,因此工作中很少拍照,所以照片並不多,但會儘量找到當時一起奮鬥的戰友的相簿連結貼上以供參考。

9/13 (日)   佳冬鄉塭豐村、焰塭村

(今日照片可參考 勇哥的相簿阿破的相簿)

出發時為了一團向文化處報名的人還沒到而多等了半小時 (因為文化處的網頁刊登的出發時間是八點半),但呆等到八點四十分仍不見人影,白白浪費許多時間。

一大早天色很不好、非常陰暗,在路上不時看到打在車窗上的細細雨點,還好到現場時只是天色陰暗而沒下雨,但空氣中帶有焚燒東西的氣味。天氣雖然不好,若改往好的方向去想,陰天就比較不會曬太陽、風大就比較不會熱,工作時反而會更舒適。沒多久就把昨天下午沒有清完的防火巷完成了,中午前還又完成三香宮前面的鐵皮屋縫隙,甚至還有半小時才到吃飯時間,進度非常快。到了中午開始刮起颱風般的強風並下起大雨,幸好持續不久就停了,而且烏雲全部散去出大太陽,是那種會讓人曬到皮膚刺痛、會害人中暑的炙熱陽光。一天中出現這麼多種天氣狀況,是什麼的徵兆嗎?

中午過動來告知一戶軍方轉介來,需要清理的民宅,因為是在中興路的頭,所以前幾天勘查時沒走過來。是兩間相聚不遠的房子,前面一間已經清理好了,但後面那間就誇張了:周邊許多曬乾發出濃烈臭味的死魚、屋內淤泥達膝蓋深、泡水的家具物品東倒西歪埋在其中;水災至今已五個星期了,且又位於軍方的集合地點塭子國小對面而已,為何都沒動過?而且前一戶早就清理好了,清理時不可能會沒看到這間房子... 到底是怎麼回事?詢問之後才知是無法聯絡到屋主的房子,大家都怕後續有糾紛而不敢擅自清理。之前曾發生過屋主誣賴志工或國軍弟兄的事件,或是把屋主想保留的東西搬到屋外結果被別人拿走而產生糾紛。若聯絡不到屋主,也可以由當地的代表在場觀看我們清理做證明,但聯絡了塭豐村的村長卻得到愛理不理的回應;據說他因為不連任了所以處理這次水災時常常擺爛,很多次跟他詢問事情、尋求協助都得不到結果。無奈,只能繼續放著不管。

前方的房子已清完
至今仍未清理的房子

後方房子裏面完全沒動過
至今仍未清理的房子
至今仍未清理的房子
至今仍未清理的房子


按早上的預訂清理魚塭旁鐵皮屋的縫隙。還好在一旁找到了水龍頭和水管,可以接水沖軟積土再耙出來而不必慢慢一鏟一鏟挖,一個多小時就弄好了。清出來的污泥不能就這樣放在路邊,可是若要用推車搬到旁邊的空地又太遠太累;經吳大哥和陸軍的帶隊官商量沒多久,就來了兩台山貓一台卡車,三兩下就清光那灘污泥。

山貓清理中
一叫就來了兩台山貓


有幾個人賣力到脫了上衣裸身工作、將埋在土中的水管、網子雜物抱住搬運,沾得滿身都是泥,像是穿了件灰色上衣般。還互相沾泥巴在別人身上塗抹、寫字畫圖、嘻笑玩耍;還自嘲若被媒體看到,大概會被下個「志工救災當遊戲」之類的標題。 沒想到這玩鬧,竟成了我們在災區的最後活動。

在奉天宮等車
收工前合照

回程車上
回程車上


晚上休息時間,不知是誰熱心、或是看到吳大哥與檳榔王都出現疲憊樣,而拿了耳溫槍幫大家量體溫。結果量出有人高達39度、好幾個人38度,當場大為緊張,馬上要所有人都戴上口罩並立刻聯絡縣政府的承辦人;他們也大為緊張,要所有人都到屏東醫院急診處報到。出乎意料,到醫院再量體溫卻都沒有發燒的,只有吳大哥可能稍有感冒而在37度出頭,似乎是我們使用的耳溫槍有問題。既然沒有問題,繼續留在醫院就沒意思了,我和阿忠先行離開到夜市買宵夜。回到體育館時卻又聽說衛生局長要所有人都回醫院去... 拜託!有那麼嚴重嘛!但沒多久後又「釋放」大家回來了,只留下幾個可能有問題在醫院做H1N1流感快速篩檢 (但體溫最高的吳大哥卻被放回來了,不知是什麼標準?)。

我看狀況大致已定,睡意也漸漸湧上來了,就自行跑去睡覺。(聽說他們回來後還拿了吉他跑到外面唱歌、聊天到兩三點才睡,真是有精神啊!)


9/14 (一)

昨晚縣政府決定不發車,讓大家休息一天順便觀察情況。

雖然今天不出車而可以睡晚一點,但生理時鐘已經養成,早上六點半就睡不下去了,只好起床。買早餐時遇到將近一個月不見的副縣長,他穿著背心短褲也來買豆漿,似乎仍記得我而和我打招呼。當時真沒想到,這真是「不祥之兆」啊...

上午大家起床前沒事做而到處逛、幫忙打掃與整理放物資的倉庫,還跟過動商討是否要找幾台機車騎到林邊勘查狀況。

體育館內堆積如山的物資
堆積如山的物資
堆積如山的物資
堆積如山的物資


縣政府方面對昨晚的事情非常在意,又要我們所有人再到屏東醫院掛號給醫生檢查。醫師都認為若沒有症狀就沒必要浪費醫療資源了,縣政府仍非常堅持;爭到最後是讓大家都接受問診,覺得自己有問題的另外再做篩檢。縣政府若是對救災有像這次一樣積極,也許災區早在十天前就已經清理好了吧?只因為若有志工在屏東感染H1N1流感,有人的官位就不保了;而救災慢慢來,頂多是被唸一唸而已,不會妨礙宦途和考績,影響不大是吧?

在醫院的吳大哥
吳大哥


沒想到之前都只是前奏而已,吃完中餐後,縣政府突然宣佈「縣長剛剛指示,因為全國增加了兩個H1N1流感死亡病例」,為了安全起見,「請所有人都暫時先回家」,也就是志工工作正式停止。我們全部人數不到二十人,只能嘴上唸唸表達不滿,沒辦法像 8/19 晚上可以聚眾跟縣政府質問,因此只能接受而無法改變什麼,就收拾行李離開吧。唯一稱幸的是,林邊不清楚但佳冬已經大致清理完畢了,剩下一些積土的空地與屋主不在的房子就只能希望國軍能妥善處理了。

回家前合照
被趕回家出發前合照

台鐵的免費座位申請單
台鐵的免費座位單

抱抱
抱抱


8/13-8/20、8/26-9/04、9/09-9/14,合計一共到屏東待了24天,實際上工 19 天。


Wayne 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