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八月至十月到屏東、台東、嘉義當志工協助風災後清理家園的流水帳式日記,簡單紀錄了當時所見到的狀況與自己的些許看法。由於秉持著「去做事而不是去觀光」的想法,因此工作中很少拍照,所以照片並不多,但會儘量找到當時一起奮鬥的戰友的相簿連結貼上以供參考。

9/9 (三)   佳冬鄉塭豐村、焰塭村

(今日詳細照片可參考 勇哥的相簿)

第三次出發到屏東,結果跟上次一樣又集合遲到。這次算準剛好的時間出門,但到捷運站時車子正好開走,而下一班要再等上七分鐘... 聽說是為了避免木柵內湖線出包而拉長班距。

約定的集合時間是 7:00,但跟高鐵公司訂票時弄錯而全訂 7:00 出發的票,當然不可能搭到,再拿到櫃台換成 7:42 班次的票。在高鐵列車上就聯絡找好車子直接把我們接回體育館,放下行李、著好裝備、帶著便當再開到現場去;這樣今天至少可以工作半天,不要像之前一樣浪費時間在「自由活動」。

帶著六七個人到燄塭村的漁塭幫忙清理漁塭內的淤泥,主要工作是噴水將土軟化成泥水讓抽水機可以抽出去;因為電力已經接通而可以使用抽水馬達,漁塭主人一口氣接了三四根水管讓我們使用。只是漁塭內的淤泥有夠深,要穿「青蛙裝」(即連身的防水工作服) 才能下去;可是漁塭內某些地方的土會「咬人」,踩進去就很容易陷在那邊,有好幾位小姐就被卡到必須脫離後再把青蛙裝拔出來。我也第一次體驗到穿青蛙裝,走在將近胸部高的淤泥中的感覺。

才離開四天,整個情況似乎大有變動。原本是勞工處負責工作籌畫與協調,現在改由客家事務處接手... 難道正如我以前所猜測的,看哪個單位事情比較少就給他們做? 換了單位,表單、流程當然也跟著有改變,看起來承辦人員似乎也有比較積極在做事,希望這態度能持續到底,並且能有靈活與有效率的思考,別像勞工處跟文化處的某些人那樣官僚又差勁。

回來後要先清洗消毒
洗去一身塵土



9/10 (四)、9/11 (五)   佳冬鄉塭豐村、焰塭村

受過動所託,這兩天都在路上逐戶清查,勘查出還需要清理的地方。從塭子國小到焰塭堤防,三條主要馬路大概都走了兩遍,清查出十幾個可以工作的點,裏面有許多是防火巷、有些是不用半天就可完成,感覺需要幫忙清理的地方越來越少... 這表示清理工作已經接近尾聲,是該高興才對;之後就是居民自己復健了。實際上就有跑很快的,有家飲料店很聰明,趁著目前還有不少國軍、志工、各地支援機具車輛還在時趕工恢復營業,據說一天可賣出七八百杯,老闆說弄飲料弄到兩手酸痛。而不少原住在收容中心與親朋好友家的居民在電力恢復後也都回來住了,慈善團體也到處發送免費的瓦斯爐,走在路上偶然也能聞到菜香味。原本軍民還在清污,現在則以清洗為主,速度比較快的已經在重新粉刷住宅了。我覺得這時才是慈濟的媽媽阿姨團該來的時候,但是路上似乎都看不到他們的身影了。(難道只剩下我們還在堅持而已嗎?)

來到焰塭村炯興路,這邊的聚落離海邊較遠;這裏大致上也都清理完畢了,只剩下幾間屋主不在沒辦法進去處理的房子,和看來似乎準備拆除的平房。該跟村長聯絡,請他在場觀看我們我們清理以幫忙證明,否則都一個月了還不清理,到時滋生蚊蠅還得了?

至今尚未清理的房子
至今仍未清理的房子
至今仍未清理的房子

應該是準備拆除的平房
應是不打算清理的平房
應是不打算清理的平房


今天原本是高鐵和台鐵免費座位的最後一天,台鐵很有義氣地宣布再延長到 9/20,雖然速度比較緩慢但至少可以省下些車資;而高鐵則是宣稱「另行專案辦理」,至於要怎麼辦理就看屏東縣政府協調的結果了。(不期待就不會有失落感...) 有好幾個本來想趁還有免費高鐵可搭時回家,但在全車的人一直半開玩笑地酸來酸去、激來激去之後,都毅然決定留下來繼續做


9/12 (六)   佳冬鄉塭豐村、焰塭村

(今日詳細照片可參考 勇哥的相簿)

兩天都只有拿著地圖跟筆記本走來走去而沒出到什麼力 (還被糗說是「執行長」),終於勘查完畢了,今天可以繼續跟隊上工。昨天是高鐵免費座位的最後一天,來了可能是最後一批的台北南下的志工,使得人數難得超過了五十人。

上午繼續清理昨天這組沒清理完、屋內淤泥很深的平房。昨天下午他們在清理,準備將清出的污泥倒到平房左後方空地時,旁邊一戶的屋主大嬸不讓我們的推車從她家前面過去,也不准我們把污泥倒在旁邊空地,甚至推車不小心擦到她家鐵皮屋而留下泥痕也一直碎碎唸不停。今天就換倒在另一邊以免她又出來抱怨,但卻是換另一邊住家的阿嬤有意見了,說淤泥會流到他們「自己挖好」的溝裏去... 先不說那明明是國軍弟兄跟機具幫他們挖的,再說污泥根本流不到她們那邊,甚至就算污泥流進去又怎麼樣?那不過是土堆中的土溝,旁邊挖土機正在工作中,到時候這整塊地的積土都會清走啊!但她在旁邊一直唸一直唸,就是不讓我們倒。小佐似乎不爽了,很不客氣地大聲跟他說「阿婆,你怎麼這麼自私!自私!」,而且還是國語台語各說兩次。但酸歸酸,問題仍沒解決... 是在施工的挖土機駕駛好心幫我們在平房旁邊挖出一個大洞,以及她的家人把她拉去勸說才得以繼續工作。

這間平房右側與左側的幾個房間清理完畢,而右側是個另外加蓋的部分,屋頂的瓦片已大半被吹落、外牆也有不少裂痕;所以隊中許多人因而認為這邊該拆掉了,而不想再花時間花力氣清理。我認為既然要幫忙清理,就應該在合理範圍內滿足屋主的要求,而不是照自己喜好來做;房間不會導致我們受傷或甚至危險到該拆除時,我們就該幫忙。這和處理泡水的物品一樣,屋主要我們別丟掉的東西就該幫忙留下來,不能再自作主張全清掉。只是不想清理者眾,不識我一個人所能改變,只能跟著隊伍離開。唯一能做的,就是把這個地方告訴另一車的阿破,請他明天帶隊來處理這裏,或是幫忙聯絡國軍派人來。

清理屋子後方的防火巷,又遇到自私的人,一樣是不准我們把污泥推到他家旁邊的空地,連這防火巷前面的房子還是他兄弟的也一樣 (據小道消息說,他們兄弟不和,這只是借題發揮而已)。這空地原本就沒有清完,有一堆積土積水在,之後勢必要再清理過啊!花了好多時間才說服他,讓我們可以清理完成。

高鐵免費座位只到昨天,今天開始只能坐台鐵,搭接駁車到屏東車站去坐車。但接駁車的駕駛還搞不清楚狀況,以為跟之前一樣要開到左營,經糾正到才知正確目的地;開車之前還在講電話慢慢來,一直拖到六點十分才從體育館出發。結果到車站辦好申請手續時已經晚了三分鐘,區間車已出發了,搭下一班到高也趕不上預定要搭的自強號;結果只能連自強號都搭較晚班次。但是原訂班次是最晚一班有到台北的自強號,唯一要到台北的泰勞沒車可搭,只能換其他交通工具,他很不爽地自己花錢搭高鐵回台北。這次不算是縣政府的問題,而是駕駛的錯;只是在列車已開走,眾人一時還不知該怎麼辦時打電話跟承辦人詢問,得到「可以改搭國道客運,票價沒有很貴」的回答,讓人會覺得不舒服。


Wayne 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