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八月至十月到屏東、台東、嘉義當志工協助風災後清理家園的流水帳式日記,簡單紀錄了當時所見到的狀況與自己的些許看法。由於秉持著「去做事而不是去觀光」的想法,因此工作中很少拍照,所以照片並不多,但會儘量找到當時一起奮鬥的戰友的相簿連結貼上以供參考。

8/16 (日)   林邊鄉永樂村

(今日詳細照片可參考 黃老師的 Facebook 相簿)

工作地點換到林邊鄉永樂村,雖然離林邊溪比較遠,但仍是被灌入了大量泥水,比前兩天去的大同村還誇張。

積水的街道
積水的街道


雖然換了工作地點,但一樣是週末,一樣到處都是人。

各團體的志工 各團體的志工


和前兩天稍有不同,是停在中途的竹林國小領取後再繼續開車到目的地,沒有在當地先放置工具。

在集合點佛山寺看到卡其色軍服、藍色工作服,竟然海軍官兵也出動了,可見這次災害之嚴重、動員規模之大。

不知是前方管制無法再開進去還是怎樣,領隊帶著我們涉水走了好久,才來到村子西邊靠近台17線處。沿路上跟這邊積水的水深都有淹進我的雨鞋的危險,甚至在機具施工或開過去時引起的水波就直接使水跑進雨鞋了...看來買的雨鞋不夠高啊。

積水的街道


一樣是因為志工人數眾多,不易找到需要幫忙清理的地方。到一戶有院子的住家幫忙搬出他們要丟棄的東西,以及幫忙清理屋內的房間和房子後方的窄防火巷;防火巷的土感覺像是巧克力奶昔一樣,水分正是恰到好處:含水量再多一點就變成會噴滿身的泥漿、含水量少一點就會像前兩天遇到的黏土一樣...目前這樣子用鐵耙刮刀就能撥動,不用太費力就可清理乾淨。至於院子內的泥漿已經深到進雨鞋,而且面積又非常廣,只靠我們這組可能有點難度,想等稍候看看有沒有機具經過再找來幫忙,或是等其他組目前的工作完成再叫來一起挖。

在附近的另一戶是中庭也積了許多泥,而且是水分較少、會「咬」住人腳的那種黏土;問過一台山貓的駕駛,他因為車子有可能會陷進泥中而不敢弄,而且中庭裏面有太多會妨礙進出的雜物在。只好在詢問過屋主後先清理掉不要的東西,然後也開始用人力挖土、用接龍方式以水桶把廢土丟到外面馬路上。只是靠我們一組人顯然不夠,就到外面找了慈濟、一貫道、彌勒院幾個團體的志工,加上幾位陸戰隊的弟兄一起合作。挖了一段時間之後,感覺進度不大;正好張小妹找了另一台山貓來,只見他去回一趟就將近是我們挖半小時的土量...所有人就都撤離,交給山貓來弄,之後再來收拾山貓清不到的地方。

發現早上放著還沒清的院子已經有慈濟、一貫道等幾個團體的人一起合作接人龍在清理了;其實若是屋主願意放棄旁邊已經有點損壞的牆,機具就能直接進來、就不需要用人力慢慢舀慢慢倒了。而且現在大馬路上泥水深度還很高,很有可能再流回地勢較低的院子,等於浪費時間做白工。

正好收工時間也到了,簡單清洗好手腳和工具後再涉水走回集合點,結束今天工作。

收工回集合點


因為今天挖的土水分比較多,所以身上的「戰績」也比較輝煌
一天工作之後


早上起床後,花了半小時時間把住的這棟校舍、操場週邊的菸頭、垃圾都撿乾淨了,結果下午回來沒多久再經過一看,又都是滿地菸頭和一些垃圾...來當志工就是要幫人解決困難,結果還亂丟東西增加困擾,且這個地方可是小朋友的學習場所,若他們看到滿地菸頭、滿地垃圾會怎麼想?


8/17 (一)   萬丹鄉灣內村

工作三天之後,有幾位一起來的戰友先回家了。還有幾位覺得疲憊了,決定今天休息一天...這想法不錯,畢竟人不是鐵打的,若要長期做花體力的工作,中間一定要有適當的休息才行。其實像我們平日也可以參與的志工,真的可以在星期六日人最多時休息,正好可以喘口氣又省得去跟別人擠,一舉兩得。

今天的目的地換到高屏溪沿岸的萬丹鄉灣內村,但非常神奇的是:

  1. 領隊跟公車駕駛都不認識路,打了幾通電話後才問到
  2. 萬丹鄉就在屏東市的南邊不遠,半小時之內就可以到了,但竟然不是直接去,而要往南先開到已經接近佳冬鄉的新埤國小領工具跟礦泉水,之後再往北開折回,單趟車程超過一小時
  3. 到新埤國小領完工具還不能先走,因為另一台被編在同一組的車比較慢到,要等他們也弄好了再一起出發
  4. 因為沒有人知道萬丹那邊的狀況到底是怎樣 (硬土?軟土?還是水很多?),不知道該帶怎樣的工具,只好按前幾天的經驗,適合軟土硬土的工具各拿一些

因為這些原因,結果十點半才到達目的地。我們才剛下車、還在搬動工具物資、仍一團混亂還不知道情況時,派駐在當地、不知是縣政府還是鄉公所的人拿大聲公要我們「快點集合,不要慢慢來」,因為「他們已經等很久了」;這幾句話使我馬上肝火上升,立刻吼回去「慢慢來的是我們嗎?妳以為我們希望這麼慢才到嗎?有問題的是縣政府莫名其妙的規劃浪費時間,是縣政府才在『慢慢來』!妳披頭怪我們慢慢來,根本是搞不清楚狀況!」。幾個隊友對看似非常溫和的我竟然會發火而大感驚訝...已經受忍了三天無效率的作法,不斷消磨我們的熱心,結果還被搞不清楚狀況的人指責,累積的股怨氣怎麼可能不爆發?

所有人集合好,由村長按之前村民登記的人力需求來指派工作。從村莊外表看來的確是有受過災害的感覺,但應該已經清理到一個程度了,和前幾天去的地方根本是天差地別,光是路上沒有積水就差很多;心中本來在懷疑是否真的需要人幫忙,但既然縣政府會派人來這邊,應該就是還要清理才是吧!結果村長派人出去時竟然都是兩個三個一組,還有希望只要女生的。慘了,看來都是幫忙打掃、洗滌,都是和在場的志工來這裏的目的差很遠工作!都是當地居民自己就可以完成、或是由慈濟、一貫道這類媽媽阿姨級志工較多的團體來,這正好是他們的專業啊。

因為許多都是些清掃整理的工作,我們一直不想去,直到有個說要找七個人幫忙挖土的,我們這組六個人便馬上答應。到了現場,竟然是要我們挖屋外花圃旁的土堆,經我們勸說找山貓來鏟比較快、又省力後才沒做,改清理旁邊製造不知名化學物品的工廠和倉庫內淤泥。如果說屋主和家人在旁邊看就算了,但這家工廠的幾個員工並沒有其他工作要做卻也只在旁邊光看不會幫忙,後來終於來幫忙時也是意興闌珊兼打混,一台半滿的獨輪車要用兩個人推?讓我們越做越不爽,下午兩點多決定不做完就離開回集合點去。

回到集合點,從領隊那聽到我們並不是唯一抱怨的,就有女生被派去折塑膠袋而很不高興,根本不符合要來當志工的目標。她才說會向上回報檢討是否這個村子是否真要再繼續派人來。

由於還有時間,派駐此地的人又帶我們到一間目前無人住的平房來;屋主是一對老先生老太太,在颱風之後被送到療養院還是安置所去了,房子就一直放著沒處理。颱風過後將近十天了,屋子裏面都沒動過,裏面都是淤泥、積水和泡水的家具物品。聽說旁邊鄰居和屋主有親戚關係,甚至平房最旁邊那間已經清好的房間就是他們的,結果不但沒幫忙清,還在我們清理時說「我們這間已經清好了,你們在清的時候不要弄(髒)到這邊」... 我靠!自己親戚的房子不幫忙清就算了,還自私到這種地步,只會自掃門前雪?講難聽一點,若積水一直放著不處理而滋生蚊蠅甚至傳染病,第一個受害的不正是你們住旁邊的鄰居?

一直沒人幫忙清的平房
沒人幫忙清的平房

裏面都是淤泥、積水、泡水家具物品
裏面積滿泡水的家具

清理完的客廳
清理好的客廳


結果因為兩三點才來,時間當然不足以將四間房間都清完,清到一半就必須離開 (我們已經儘可能要求做久一點,甚至要公車直接開到附近接我們以省下走回去的時間)。只能希望國軍弟兄能接手繼續清完...

回到住宿處,有幾個戰友因為縣政府諸多無效率規劃而感到灰心,開始有不想做了要離開的念頭;我只能一直用「如果就這樣走了,災區居民們就少了幾分力量」等理由來勸他們留下。後來是張小妹和勞工處 (任務規劃與志工管理已轉給勞工處接手,文化處似乎只負責招募的事務而已) 的處長聯繫,談成可以以車為單位自己決定要去的地點而不是讓縣政府隨便調派;又聯絡上之前認識的山貓駕駛,得知林邊車站週邊的光林村狀況很嚴重,真的很需要人力協助,絕不會有今天這種狀況,才讓原本想走的人決定明天繼續做。


Wayne 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