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關心政治的懲罰之一,就是被糟糕的人統治」 —柏拉圖


這陣子有在用 Facebook 的人,大概都被相關動態洗板了.... 雖然如此,但還是希望更多人能多了解一下目前狀況。

「政治」,就是眾人的事情。因為民眾太多,所以就由少數人來管理、決定政策;只是這些「少數人」常常只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顧大多數人,導致有很多人聽到這兩個字,大概就開始覺得厭煩、噁心、不想看了:畢竟政治牽扯到利益分配,就會表現出許多人性的黑暗面。但不知你們有沒有想過:生活中一切水電、車船、食衣住行都跟政治息息相關,你要如何能避開、視而不見呢?讓你對政治覺得厭煩,也許正合那些少數人的意。

可是請注意:「關心政治」並不是看看報紙、新聞台然後罵罵「○○黨爛透了」、跟反對者互嗆「你們○○○才差勁」,或只是每一兩年投個票就結束了。而是要先了解國家政治制度、時時關心時事、注意國會與行政機關在幹些什麼事情,甚至在政治人物亂搞時也要能挺身而出給予制止。而有時候,你看的報紙、新聞台可能跟政治人物互有利益關係,要謹慎思考其中的內容真假。



最近的「服務貿易協定」爭議,就是政府在與對岸簽署「ECFA 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懶人包) 規定兩岸貿易的規則之後,再詳細訂定關於人員、投資方面的相關條款。政府在去年六月簽訂之後、今年三月開完所謂的「二十場公聽會」後送立法院查核,但在審查委員會一直被阻擋;直到今年 3/17 下午在委員會審查時,召集委員突然躲到角落逕自宣佈開會、以三十秒時間就宣佈通過協議轉送院會,因此引起學生團體、社運團體於 3/18 闖入並佔領立法院議事場抗議,之後甚至還曾闖入行政院但被警察驅離。

後續就以問答方式來解釋吧。

(先說明我的立場:我不反對簽協議,但現行版本的協議問題太大太多,所以我認為該立法後"透明化"審查、政府再與對岸談判協議。)




Q.服務貿易協議很好啊,為何要阻擋?

A.兩邊貿易確實要有協議來規範雙方各自開放的範圍與限制,但現行版本實在太誇張,對中國開放許多我方有利的項目、在國家安全方面有很多疑慮、可能嚴重衝擊許多產業,導致失業率、房價、物價攀升等。

 自己的服貿自己審:臺灣方面非金融服務部門的開放承諾 (上方有製作者評語,建議先看下方開放項目表)

 GATS 服貿承諾開放項目表 雙邊比較 交大科法 v1 (.xlsx)

 



Q.貿易協議本來就會有得有失啊,怎麼能完全只要利益不要損失?

A.問題就在政府本來就該事先完成衝擊影響評估為談判參考資料,斟酌損益後談判對台灣衝擊最小的,但是卻沒有事前做就簽、簽了之後才趕工出來,而且只講好不講壞,導致不知該怎麼做補救規劃。參與公聽會的學者向官方索取衝擊產業產業評估數據,卻一直拿不到;面對質疑時,官員也只會說「利大於弊」,但相信沒有人會希望自己待的產業是那個「弊」、就算是也希望能知道會有多少不利吧?但就都沒有。

 兩岸洽簽服務貿易協議對我總體經濟及產業之影響評估



Q.利大於弊?

A.我們的服貿決策 Z > B 竟然是這樣形成的....

 



Q.那這些學生想怎麼樣?

A.學生的訴求並不是「反服貿」,而是「反"黑箱"服貿」。他們希望政府先將送立法院審查的現行版本撤回 (不撤回就有可能隨時闖關),由立法院通過兩岸條約審查法,再依該法公開透明化審查、修改協議內容。

漫畫圖解:

 
 
 
 



Q.為何要先通過法律?

A.所謂「依法行政」的法制原則。因為現在官方宣稱依據的是「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授權簽約、立法院委員會召集委員並擅將協議視為行政命令而硬加通過;但該法只是說簽約要送立法院審查而已,翻遍法典,並無行政院簽約是否經過授權與監督、立法院該如何審議兩岸條約協議的法律。若是國際條約,還可依據國際法處理,但兩岸互不承認國家關係故不適用,因此就產生了違憲疑慮。一個時時把「依法行政」放在嘴編得人,遇到對他有利的情形時就不把法律當一回事了。



Q.事先都沒人想到可能違憲的問題?

A.其實立法院老王在 2008 年就警告過了,但執政黨就是不接受;去年執政黨立委提出建議制定「洽簽貿易條約程序及執行法」在野黨也提出「臺灣與中國締結協議處理條例草案」,但前者被經濟部說不需要、說自己有夠用的行政規則了,後者光是名稱就夠兩黨互噴口水了、何況審議?於是僵持之下就演變成今日局面。 從經濟部回覆立法院的資料中,可以看到經濟部有引用出美國的 TPA、韓國的 締結通商條約相關法律、歐盟的相關程序,但政府卻仍拿自訂的「經濟合作協議談判諮詢及溝通作業要點」行政命令來用,完全不打算透明化。



Q.行政院不是提出審查法案草案了?

A.行政院版本的法案,仍然是把立法院當背書用的橡皮圖章,一樣只能看不能改,這樣有什麼意義,而且還規定超過三個月沒審完一樣算通過,這不是硬上嗎?



Q.這麼重大的協議,政府應該有跟社會溝通過吧?

A.簽署前沒人知道:據某些產業所說,只有行政部門打電話講了一下而已,簽署後辦了據說是二十場的公聽會,但這些「公聽會」辦了跟沒辦的意義差不多:官方對內容說明含糊、對影響報喜不報憂、面對質疑不回答,根本只是拿來說「我有辦啊」之用、找學術界、產業界背書而已。

 公聽會場次列表 (含影片/逐字稿/重點整理):可查閱與自己相關的產業。有興趣可以全看,花不了太多時間,因為官方講法都差不多。

  如果是現行版本的支持者,建議也該看一看官員到底是如何宣傳,才導致這麼多人不信任。

 精簡版範例:
  



Q.可是很多企業家、學者、大佬都支持啊?

A.可能是他們真的是協議通過後會獲利的企業,也可能是「形勢比人強」不得不同意、類似某些立委的處境 (後述)。



Q.怎麼突然間就這樣搞?

A.從去年協議簽署之後,同樣是這群學生就不斷陳情、抗議,但政府有理嗎?(難過的說,絕大多數民眾也沒注意過....) 要進入公聽會也被拒馬、警察攔住。直到 3/17 立院委員會 30 秒粗暴通過後,只好用上這最後的辦法。



Q.沒別的辦法了嗎?

A.若再不攔下,之後只剩院會二讀完成就通過、通知對方後就生效了。



Q.民主時代應該有民主的辦法可解決啊!

A.國民黨立法委員都必須依據黨團決議投票,而所謂黨團決議其實只是黨主席一個人的意志。民意代表不能表現民意時,還能叫民主嗎? 陳水扁當總統兼任黨主席時也有一樣的狀況,只不過當時國會民進黨沒有過半,所以沒發生一樣情形,不然我相信也會扁意=黨意。



Q.搞不好各個委員就是這麼認為啊?

A.違反黨團決議跑票者會被黨紀處分,其下場可以參考陳學聖的例子。多位立法委員上談話節目時都有偷偷透露出不滿,但不敢太明顯表示。在這對馬極重要時期,跑票也許不是停權就可了事,嚴重點可能會不被黨提名下次選舉、失去黨的金援,那就別想選上了。在台灣,看黨選人太誇張加上單一選區制度,除非是深植地方,否則沒有黨提名很難選上;加上畸型政治文化,選舉又要花上許多錢 (宴會、紅白帖、樁腳,甚至某種「黑開銷」),沒黨的金援也很難選。



Q.罷免立委啊!

A.罷免的期程很長,而議案通過委員會之後幾天就是院會、馬上可以完成二讀。等罷免終於要投票時,協議已經生效了。而且罷免難度不低,中華民國至今仍沒有成功的罷免案。



Q.不是說願意逐條審查了?

A.逐條審查但是一字都不能改,這種審查還有什麼意義?你叫人校正文章,但看到錯誤卻不准改正,是把人當傻子嗎? 又說「只能同意/否決而不能更動是慣例」,但慣例非法律、並沒有遵守義務;這次遇上如此大的爭議,為何要再拘泥於「慣例」? 且退回不也是跟修正一樣需要重新談判?



Q.國際條約已經簽好了,不能改啊,不然會傷害台灣的信譽。

A.前海基會秘書長陳榮傑:實質審查是國際慣例不是笑話美政府歷年撤回條約案 至少85件《外交學者》:重啟談判不會傷害台灣聲譽



Q.可是若修改了,就要重談判。

A.那就去談啊!養經濟官員是在做什麼用的?搞出這種問題重重的協議,還先斬後奏擅自就簽了,現在靠學生才有辦法擋住,不修改哪行?



Q.可以生效後再來改啊!馬也說「服貿生效和結婚一樣 還是可離婚」

A.政府跟你說先通過、不好時可以改,但協議條文明訂三年後才能更改、且只能更改成更寬鬆而不能加強限制。而且,既然知道這個婚姻明顯會發生問題了,為何還要結婚?離婚必須雙方同意、還有贍養費的問題呢。



Q.生效以後廢棄協議不要管就好啦。

A.毀約?那正是所謂「失去國際信用」。



Q.可是不趕快談好服貿協議,就不能趕快簽和其他國家簽 FTA、和美國簽 TPP 了啊。

A.你被官方宣傳騙了!各國間談貿易協定,會考慮到我國與哪些國家簽過協定了,但不可能是絕對依據。你想跟某個人交朋友,會考慮對方是不是已經跟某第三者交過朋友了嗎?除非你是對第三者有所企圖。而 TPP 是美國主導,拿來跟中國對打用的,更不可能與服貿協議有重大相關。連歐盟都說可討論加入 ECA、並註明與服貿無關了。



Q.不趕快簽就要失去國際競爭力、被邊緣化了!

A.所以政府也知道台灣快失去國際競爭力了?那這幾年到底是誰在執政導致競爭力快輸給別人?要提昇競爭力應該是改變政策、促進產業變化,而不是只想靠漏洞百出的協議。



Q.就算如此,這些學生也不應該佔領立法院,那是議事場耶!美國一堆抗議,也沒人衝進去過。

A.飄雪的威斯康辛並不冷--抗議風潮也吹到了美國

 其實學生佔領的是院會議場,各委員會還是正常運作。而且有沒有覺得,這一陣子立法委員們好像少了很多猴戲? (開玩笑調)



Q.那為什麼要去侵入行政院?

A.一個團體裏一定有不同想法,在學生們 3/18 佔領立法院之後等了幾天都沒得到什麼回應,激進派就耐不住了,終於聚集人群衝入行政院,直接向行政官員做訴求。



Q.所以被警察打了哦,活該!

A.

警察職權行使法

第 3 條
警察行使職權,不得逾越所欲達成執行目的之必要限度,且應以對人民權
益侵害最少之適當方法為之。
警察行使職權,不得以引誘、教唆人民犯罪或其他違法之手段為之。

第 5 條
警察行使職權致人受傷者,應予必要之救助或送醫救護。


警械使用條例

第 7 條
警察人員使用警械之原因已消滅者,應立即停止使用。

第 9 條
警察人員使用警械時,如非情況急迫,應注意勿傷及其人致命之部位。


 但根據許多影像資料,有少數警察卻是對手無寸鐵的學生狠很的打、警棍狠敲頭、用盾牌敲砸,甚至連雙方都救助的醫師也不放過。



Q.他們不闖入行政院就不會有事啦。

A.闖入當然不對,但處置有很多手段可選。身著全身防具、數量多上很多的警察面對手上沒有任何兇器 (除非認為棉被、寶特瓶是兇器) 的群眾時,可採用搬離或推擠、拉人方式,但絕不是用警棍猛打,甚至對可能導致致命的頭部下手。



Q.要是在美國闖入政府機關,早就被亂槍打死了。

A.雖然電影裏美國治安人員好像隨便就掏槍猛射,但實際執勤時仍要判斷是否威脅到警察或第三人安全、是否積極拒捕或逃走才能使用武力2011 的佔領華爾街行動中被警察打傷的抗議者,之後政府也必須賠償



Q.所以你認為學生做什麼都沒錯?警察只能被攻擊?

A.學生侵入不該進入的地區,就請依法處理:圍堵驅離、搬走,甚至遠距離噴水等非傷害性的措施皆可,事後再依蒐證資料函送檢方法辦。只要學生沒有傷害性,就不可以使用過度的武力!相反的,遇到不理性攻擊警察的,警察當然可以使用適當武力壓制,這就是「比例原則」、是公務人員的第一堂課一定會講到的東西。感謝為了上面亂搞而辛勞值勤的警察,譴責濫用權力的害群之馬。



Q.可以到民主廣場 (中正紀念堂) 抗議,合法又不會妨礙立法院運作。

A.政府就是硬要強度關山不會理人,就算目前爭成這樣,還是強要再開聯席委員會審查。如果在無關緊要的地方抗議,協議應該已經強過關了。



Q.這些學生明顯是受到反對黨黨操弄!

A.反對黨黨幾個政治人物在想參與時還被學生趕走,只能改為物資支援——這可不只有反對黨,更多社會上團體和更多個人在提供——。如果反對黨這麼有力,可以發動五十萬人(好吧,保守一點說二十五萬人,但絕對不可能是官方所謂「十一萬人」)上街,那選舉怎麼還會輸那麼多?選舉時錢發一發就好啦!

 甚至有不知哪來的謠言說那些學生裏很多跟反對黨有關,可是立即被打臉:學運起底文全數捏造反南鐵東移 林飛帆曾「後悔投票給賴清德」甚至有執政黨黨員還在議事場裏呢



Q.學生的本份是好好念書,提升自己的競爭力才有幫助。

A.這些學生裏面不乏國立大學的高材生,並不是所謂「沒有競爭力」的一群,如果像網路上流傳的「勸說文」一樣『乖乖唸書』,發展絕對不差;像帶頭那兩位可以規劃這些東西、在幾十萬人前講話有條理,應該不是少數人辦得到的。但他們為什麼甘願賠上自己前途,去做這「違法」的事情?他們絕對知道後果,輕者背上官司、重者也許前途受挫...... 但有想過為什麼嗎?這些學生賭上自己前途,幫全國人民擋下問題重重的協議,很多人卻抓不住重點、完全不了解事情的輕重緩急。



Q.違法就是不對!

A.「公民不服從

 先有「民主」,再來「法制」。當執政者依據民主與法治的價值與規範施政時,違法是絕對的錯誤;但當執政者背離民主法治時,為何還要乖乖遵守?黑人民權運動者 馬丁路德金恩,為了反抗當時「合法的」總族隔離,用了許多「非法的」非暴力方式反抗,包括佔住當時法律禁止黑人進入的地方。

 第一屆老國會也沒有違法、合法當終身職啊;希特勒也沒有違法,只是自己訂法律解散其他政黨、把猶太人關進集中營、甚至合法實施「最終解決方案」幹掉大堆猶太人。知道在戒嚴時代罵政府會受到什麼「合法」處置方式嗎?是誰、如何讓他們不敢再那麼做?

 我們的民主制度太受限:民主並不是只有選舉選出人而已,教科書說我們還可以「罷免」「創制」「複決」,但是我們選出來的那些民代為了保護自己的利益,讓後三者根本很難實施。陳水扁據報貪污到人人喊打的地步了,他有被罷免嗎?知道中華民國至今仍沒有成功的罷免案嗎?如果我們有良善的「複決」制度,學生們需要這樣拼嗎?

 我們的民主教育太粗淺:「公民不服從」是對施政者的抵抗,但仍然很多人沒聽過。但總該知道「甘地」「馬丁路德金恩」「曼德拉」吧? 怎麼我們的學生挺身而起時,很多人就把這幾位的事蹟忘了?


 一位法律人的見解:「是非集:論違法」/ 鍾慶禹 (Facebook 網誌)



Q.政府哪有違法。

A.那麼為何要三天辦八場「公聽會」?為什麼要在立法院委員會 30 秒通過?為什麼不回答質疑點,卻只會重複說「利大於弊」?為什麼不敢公開宣佈讓黨籍立委自由表決、不會黨紀處分?如果協議如宣稱般的美好,怎麼不公開讓大家審核、回應意見?為何不公開是誰去談判的、拿不出會議記錄?

 如今,政府連放縱黑道嗆聲與威脅這種低級手法都使出來了,更明證了其不法性——對一個有恐嚇、組織犯罪、偽造有價證券前科、目前保釋中的黑道份子如此放話,政府卻不加以處理,甚至執政黨中常委還是他記者會上的座上客;對比若是一般人,是否早已被解除保釋重回監獄了呢? 至於這位黑道是否為誰指派的,沒有證據可說,但請回顧「Q.這些學生明顯是受到反對黨黨操弄!」這段,檢討自己是否使用了「雙重標準」。

 如果有人心裏想的是「黑道修理修理這些學生正好啦!」.... 反暴力、厭惡黑道是多數人的中道價值觀,如果只是因為你覺得學生違法、甚至討厭這些學生,所以就支持黑道可以肆無忌憚活動,那真的該仔細思考自己是否只有立場沒有對錯了。




政府顯然沒有意願要解決這件事,就是一意孤行要強度關山,所以又排了重審。執政黨——或者該限縮到只說馬總統——到底是在急什麼?政府遇到人民質疑與反對時該解決爭議,無論支持或是反對,攤開來共同討論哪裏好、哪裏不好不是很正常嗎?但他為什麼就是要強上而不肯公開討論?真不知道誰能告訴我......



相關閱讀:



Wayne 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Q: 為什麼要在立法院委員會 30 秒通過?

    不是因為民進黨一直強占主席台阻止主席張慶忠開審查會嗎? 為何不提全部始末?

    Q: 有關警械使用之事
    警方一開始就強制驅離了嗎?沒有花幾小時一直柔性勸說離開嗎?
    談到比例原則?警方有用催淚瓦斯? 拿橡皮子彈射人? 或是開槍嗎?
    如果說學運領袖強調非法侵入占據議會行為實在是具有正當性的最後抗爭手段(只是根據個人主觀價值的自然法) 那警方最後手段採依法(根據國家法律規定的實定法) 強制驅離行政院管制區內的非法入侵現行犯就不行嗎? 不是雙重標準嗎?
    Q 公民不服從
    公民不服從 (Civil Disobedience)觀念最早來自於個人主義色彩的無政府主義的美國 Henry David Thoreau(就是湖濱散記作者)
    是「無政府主義」的衍伸概念,其根本價值是取消常備政府,因為不相信政府對於人民有終極的存在價值,有其整體一致性的哲學理念,
    而不是某些後輩學者摘錄的片斷概念就任意宣傳利用,
    Henry David Thoreau的公民不服從採個人的和平非暴力方式
    和集體主動非法入侵強占公署強制檢查他人身份證限制他人自由的行為不太一樣吧?

    而且適用Civil Disobedience的標準如何判定?
    難道自己的判定標準就是絕對正義和真理嗎?
    那可真的是成「神」了!
  • 1.面對一個自始黑箱的協議,人數少的在野黨除了杯葛外還能怎樣?
    「審查會」?只能看不能改、沒有法律依據、適用法條由召集委員自己說了算的那個會議嗎?

    2.3.江宜樺教授表示:

    「如果一個體系宣稱自己是民主體制,但是它對成員的訴求沒有認真回應,那麼抗議是有正當性的,哪怕是暴力的抗議。那個抗議正當性的多寡,就跟體系麻木不仁的程度成正比。」

    「憲政民主的核心意義是「統治者不得濫權」,而不是「濫權者可以得到任期保障」。憲政主義要求我們檢視集會遊行法有無違憲,而非要求我們順服於具有違憲嫌疑的惡法。如果只因為台灣已經將選票普及於每一個人,而國會議員已經全面且定期地改選,就要求人民不該再有上街頭抗議的念頭,那顯然是低估了維繫民主社會所需要的動能。如果只因為憂慮群眾運動必然具有的非理性性格,以及群眾運動所可能造成的社會不安,就想徹底否定群眾運動在民主體制中的地位,恐怕會掉入霍布斯式專制主義的思惟。無論如何,筆者很難想像「靜坐」的群眾如何能「衝進總統府」?手無寸鐵的抗議者如何能完成「流血的革命」?而靜坐前還拼命在訓練義工維持秩序的人民運動,為何要去為軍警的武力鎮壓及不特定支持者與反對者的衝突負責?」

    「鄂蘭認為公民反抗運動乃是「一群相當數量的公民,當他們相信改變現狀的正當管道已不再起作用,而民怨也沒人聽聞沒人理會;或是相反地,當政府一意孤行,決定採取某些行動,而其是否合法合憲卻大有商榷餘地時,」公民就會公然違背政府的法令,以表達他們的質疑、不滿與抗議。拒絕應召入伍是違法的、未經同意遊行示威是違法的、佔據校園破壞軍方研究單位是違法的,可是這些行動在「政府本身違憲」的前提下,統統變成理直氣壯的公民反抗運動。」

    另,如果你覺得用警棍敲破靜坐者的頭叫「合乎比例」,那我跟你顯然認知差距太大、沒辦法溝通,

    Wayne Su 於 2014/04/28 11:05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