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八月至十月到屏東、台東、嘉義當志工協助風災後清理家園的流水帳式日記,簡單紀錄了當時所見到的狀況與自己的些許看法。由於秉持著「去做事而不是去觀光」的想法,因此工作中很少拍照,所以照片並不多,但會儘量找到當時一起奮鬥的戰友的相簿連結貼上以供參考。

8/30 (日)   佳冬鄉塭豐村

(今日詳細照片可參考 阿破的相簿阿破的網誌)

本來希望今天能到林邊繼續昨天未完成的工作,但似乎是因為有某人要去林邊,所以今天的派車全是到佳冬。本來想,既然已經到這地步,就跟昨天一樣搭車到林邊大橋的佳冬側再走過去請他們來載我們過去,但聯絡後得知昨天的小貨車已調到別處去了,如果要過去就只能用步行... 劉上校跟縣政府力爭之後,得到兩台去林邊並直開到昨天的魚塭處的車,由他統一帶隊;雖然我們很想自己完成,但在這種情形下只能接受這樣了。

陸戰隊主力在今天上午正式撤出佳冬,由陸軍的幾個營來接手。名義上是說清理已到一段落,不需要那麼多人力,但實際來過就知道軍方主要先處理大路及兩旁的住宅,巷子裏面的很少被他們注意到。軍方減少派駐兵力,加上明天將近入九月,志工主要來源學生都即將開學,再來參加的人數肯定會大減,災區居民完全恢復原有生活的時間將會更慢...

記取前幾天的教訓,拿好工具後不拉著大隊人馬去找事情做,而是要大家都在奉天宮等著,由我和吳大哥當尖兵去搜索。走沒多久就找到需要清理的地方,是間低矮的平房,裏面積滿小腿高的淤泥。只是旁邊的鄰居不准我們把清出來的淤泥倒在隔壁的空地,只好多跑一段路倒在外面馬路的空地上。但這塊空地早已積了許多含水的土,似乎沒辦法再倒太多進去;果然倒沒一個小時就滿了,只能以加疊一層沙包暫時抵擋一下,但仍撐不到一個小時。幸好這時有台挖土機經過,請駕駛幫我們把泥水撥到空地後方以及挖深,讓我們可以繼續倒從屋子挖出的淤泥。但這個也只能讓我們再延長使用到下午而已,再多疊了兩層沙包後真的到了極限,一定要有機具清運走才行。但不知是否陸戰隊撤離的關係,感覺不像之前那樣有施工車輛到處跑,整個下午只有一台沒辦法幫忙的迷你挖土機經過而已。沒辦法!只好停工放棄。可是看到陸軍的弟兄竟然跑來接手做,而且繼續倒在那快滿出來的地方,也沒多疊些沙包... 兄弟啊,再倒下去等下雨時附近的居民就會來罵人囉!快去跟你們上面長官申請機具來把這些泥水載走吧! 唉... 隔壁的空地雖然有清過,但根本沒有清完,之後勢必還要再清一次;身為鄰居也不知道互相幫忙,只顧自己清好、自己家附近乾淨就不管其他人了?如果早上讓我們倒在隔壁空地,今天應該就能把這間平房都清乾淨了... 人真的自私到這種程度?

清運中突然有兩個勇猛的傢伙加入,聽說是報名參加一貫道,今天沒做到什麼事所以到處逛,看到我們似乎還需要人力就就自動跑進來幫忙。他們兩人聽我們敘述屏東縣政府志工的生活後,決定跳槽過來 (因為一貫道都是吃素,吃到受不了 XD ),便交給他們交通方式與聯絡電話,請他們晚上直接到體育館來報到... 就這樣很巧地增加了神父跟阿正兩個即戰力。

今天是星期日,會有比平常更多人要搭高鐵回去,正好空地也無法再倒了、剩下時間也不夠另找其他地方工作,只好提早收工回去。回到體育館就開始下起傾盆大雨,我們三個有雨衣或不怕淋雨的人留下來幫忙洗雨鞋,讓其他人去盥洗與收拾行李。還好剛過六點雨就停了,沒影響大家搭車回去。

搭接駁車轉高鐵回家
週末團志工回家



8/31 (一)

工作了四天,開始覺得有點沒力了,決定休息一天。 (其實本來昨天就想休息,但是因為昨天以為可以將林邊魚塭工寮清完而沒休,沒想到卻沒去林邊...)

在大家都出發後,幫忙掃地和清理雨鞋。這裏的雨鞋多到要成災了,一直弄到中午竟還有三分之一沒洗完,而且倉庫裏面還有很多已洗乾淨曬好的要分類。結果是由下午剛到的一群志工幫忙才完成。

下午到網咖將這幾天所見與不滿貼上討論區;也許沒有太大的改變效果,但也是抒發自己的心情吧。


9/1 (二)   佳冬鄉塭豐村

可能因為謠傳志工招募要終止了 (文化處的志工招募網站上寫工作時間到 8/31,到前兩天才改掉)、以及進入九月有些學校開學了的關係,昨天和今天都只出兩台車,而且都只有半滿,加起來人數可能還比不上我們 8/14 的一台車;我們這車不到二十人,其中有五六個還是早上臨時加入的,否則可能湊不滿一打。

一樣是到塭豐村。帶隊的過動前幾天都在通水溝,就順便帶著我們這車的人繼續做。只是手上的工具似乎不夠,用鏟子並不適合挖水溝;有些人也似乎不習慣這種工作,到了十一點就已開始休息。

過動似乎很喜歡左邊進去的這間民宅 (我們都稱之「豪宅」),一直都把這裏當據點... 這條巷子在 8/27 第一次來時還充滿小腿高度的積水與淤泥、到處都是丟出來的廢棄物,現在已經清理到這樣子了
清理到稍像樣些的巷子


下午不再繼續挖水溝,開始找民宅清理,正好到 8/27 剛打開的那家雜貨店,幫忙清理後院的積土。到佳冬好幾天了,第一次見到有名的「掛網魚乾」和各式各樣的死魚。

掛網與曬乾的魚
掛網被曬乾的魚
掛網被曬乾的魚
掛網被曬乾的魚


下午在後院清理時,跑來了某個雜誌的記者,拿著相機拍照以及和我們問話採訪就算了,竟然要求我們按他指定的站位與姿勢讓他拍照??我一直認為來當志工就是要做事而不是作秀、記者該傳達事實而不是編造事實,這個人一次違反了我的兩個理念;忍下了想破口大罵的衝動,客氣地請他要拍照就在一旁拍,不要提出這種無理的要求。還有個分到我這組的某宗教團體的志工帶隊人,在收工時間快到時一直「倒數計時」跟報時,像是打卡來上班等時間到了就馬上要走人一樣;趕上搭車時間是很重要,但不必如此倒數報時!

因林邊交流道已經開放,回程時就請駕駛走台17線過林邊大橋穿過林邊市區,從林邊交流道上高速公路,預備再從麟洛下交流道,不要再慢慢跑台1線了,應該可以省下不少時間。只是中間會經過竹田收費站,過路費誰要出是很討厭的問題,所以之前有些開上高速公路的駕駛都會在竹田交流道就下高速公路回台1線,但也是要繞一些路。今天的駕駛因為不知道這問題,所以沒下竹田交流道而繼續開到收費站;因為車上掛有救災專車的布條,和收費員講了一下後得以不收費就通過。回到體育館時,發現比平常省了半小時時間;因此我們和縣政府的人反應,希望他們和高速公路局協調,以後都可以直接免收費通過。但我們也已有準備,若無法協調成,可能就車上的每個人收個五元來支付來回的過路費,畢竟走高速公路可以省下一小時車程,可以多做一小時工作啊。

林邊市區 (這張是十天之後的照片,當時市區馬路仍是坑洞與沙土,也還沒重鋪柏油)
林邊鬧區



9/2 (三)   佳冬鄉塭豐村

一樣的工作地點、一樣只有兩台車。可能因為人少,今天速度出乎意料地快,還沒八點就出發、還沒九點就已經到達奉天宮了。只是另一車卻被派去屏東車站接人,駕駛不熟悉屏東的路而必須呆等很久... 又是一次縣政府有問題的調派。至於走高速公路的過路費... 由於昨天下午才反應,所以應該沒那麼快就可以和高速公路局談成,是由領隊自費支出 (但搞不好可以事後核銷?)

昨天那個宗教團體的志工只做一天就全走了,但晚上又來另外一團,而且也都是準備只做一天... 算了,有盡到心力就好。帶著他們去清理昨天已經挖了大半的雜貨店後院積土。早上太陽有夠大,光是站著不動就一直流汗,用刮刀鐵耙這種比鏟土省力的工作做沒多久就覺得累、甚至會頭暈,要一直休息喝水才行,有幾個男生看來就是快受不了了。本來估計早上就能全清理完,但實際到了中午還剩一大片。

下午改變人員配置,將幾個男生調去另一組幫忙挖防火巷,女生去清理雜貨店內還沒清乾淨的淤泥;我則比較不怕太陽曬,一個人慢慢把後院的積土挖完。清好後院回到雜貨店裏面,發現他們因為沒經驗,許多地方只有大概刮過去,因此還有很多淤泥沒清出來,來幫忙的一貫道大哥也只是拿著高壓噴水槍一直噴貨品 (還記得 8/27 下午發生的事情嗎?) 和架子,沒在處理地面;只好靠我拿鏟子把那些積在架子下、牆邊的淤泥都挖出來,數量還真是不少。

覺得有些人沒有自己身在何處、自己是在幹什麼的體認,把平常的習慣帶到這裏,因而做出一些不適切的行動或說出不該說的話。這批一日志工團成員多是年輕學生,雖然是認真做事,對物資的使用卻很誇張:口罩沾到一點點還不至於影響到健康的土就馬上丟掉換新的、要喝水時拿下後也要換個新的、手套沾了些土也要換新的來用... 好像因為物資不用自己出錢買就可以儘量用一樣;在早上過動集合他們說出重話後有改善很多。只有他們帶隊的大哥,年紀明顯就是比隊員大,卻沒年長者該有的自覺:叫他工作中別拍照,結果下午依然不管時機就是拿像機一直拍不停,甚至是找屋主、以人家受水淹過的屋內為背景拍合照!看著屋主老闆娘尷尬的表情,我也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就像劉上校說的:「99% 志工的努力,就被 1% 的人給抹滅了」

隨便亂丟的毛巾
被曬乾的魚



Wayne 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有熊出沒
  • 韋禎哥.辛苦你了
    感謝你留下的每筆紀錄,讓人很感動.
  • 看到「熊」字,還以為是我第一次到屏東時的一位戰友小妹哩,原來是妳啊。
    (沒有惡意,但不知為何就會想到吳大哥那天喝多之後喊的「阿○」... 嗚啊,別殺人啊! XD )

    這半流水帳的記事原本只是記錄自己做過的事,如果也能讓人看了後知道當時樣子,那我花的打字時間就很值得了。

    Wayne Su 於 2009/10/06 02:22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