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八月至十月到屏東、台東、嘉義當志工協助風災後清理家園的流水帳式日記,簡單紀錄了當時所見到的狀況與自己的些許看法。由於秉持著「去做事而不是去觀光」的想法,因此工作中很少拍照,所以照片並不多,但會儘量找到當時一起奮鬥的戰友的相簿連結貼上以供參考。

8/29 (六)   林邊鄉光林村、水利村

(今日詳細照片可參考 阿破的相簿-1阿破的相簿-2阿破的網誌勇哥的相簿)

今天的出發仍然是一片混亂,人都到齊、工具也備妥了,仍因不明原因而不出發,甚至需要七台車卻只來了五台,臨時才又另外找車,多浪費了半小時。(來的還是屏東客運的遊覽車)

聽說要到林邊而高興;想再幫忙清難清的土、也想看看之前清過的地方是否已恢復以前的樣貌。不知是往林邊的台17線有管制還是駕駛不知道路,車子仍走佳冬堤防旁到林邊大橋的佳冬側,我們再下車過橋走到林邊去。今天才發現之前在光林村清理的房子離林邊大橋這麼近,以前因為路都被土埋住了而沒注意到。

林邊大橋上停滿軍車
林邊大橋上停滿軍車


原本就已經有調查好可以工作的點,所以大隊人馬一路直接帶到定點;但才開始清沒十分鐘就被個陸戰隊的軍官阻止,他們要維持道路兩旁的「乾淨」(以前來時的積土積水早已清完運走了,馬路兩邊都已經清理得非常整潔,還用大量沙包疊出漂亮的分隔),所以不准我們把土倒到空地上,會弄亂他們整理出來的「美景」。阿破向該官詢問若不能倒在空地則該倒到何處時,因為身上穿著陸軍迷彩褲和草綠內衣又戴陸軍小帽,而被誤認為是陸軍的小官小兵,被回「去問你們旅長!」,甚至還兩次撥開他指方向的手;阿破當然發火,吼回去「我早退伍了啦!我旅長在哪!」。擺官架子壓人結果碰到大釘子,那軍官馬上不說話就走掉,但居民的房子還是不能清理。

沒多久後,看到長長的車隊開過去,帶著幾十台的攝影機... 瞬間,我明白了!馬英九和陳肇敏之前開出了「七天清完積水積土」的支票,今天正好就是第七天!原來如此,因為這根本是無法兌現的支票,上面的大官就想出了把大路清得漂漂亮亮的「做表面」方法,果然是一貫的軍中辦事邏輯!至於小路巷子裡面的住家怎麼辦呢?大概是慢慢來以後再說吧,反正放著也不會影響到他們的官位跟考績。

空地跟馬路間用沙包疊得漂漂亮亮
仁愛路

國軍弟兄們忙著將馬路打掃得乾乾淨淨... 但在旁邊幾十公尺的的巷子內,還有很多需要人力幫忙清理的住宅
國軍忙著掃地中
國軍忙著掃地中


我們整車人 (除了幾個先分到別處工作者外) 只能一直在路邊等,一直到中午還沒辦法做事,而心虛地吃便當。有個屋主很好心讓我們在他們家一樓休息,也不介意我們雨鞋沾了很多泥土,甚至還叫飲料請我們喝;但這家早已經打掃好了,我們也無法幫忙清理以為回報。聊天之後發現他們雖然受災造成損失,但仍很樂觀、沒有因此灰心喪志;這真是台灣人民的樂天精神!只是可惡的政客竟利用這個,犯了錯之後仍不知恥、不知錯、不道歉、不知反省,以為「撐個兩天就沒事啦」,一群台灣的廢物寄生蟲!

屋主家的狗,聽說懷孕了
聽說懷孕了


經過屋主幫忙聯絡,下午找了小貨車載我們到水利村靠近堤防的魚塭幫忙清理工寮。魚塭主人雖然因為淹水而損失養殖的魚、許多工具設施、飼料魚苗,幾十幾百萬泡水掉了,仍沒有就此放棄,拼命和我們一起挖土清土,在我們要走時還和我們鞠躬道謝,讓才三點半就不得不離開的我覺得好心虛又心痛...如果不是縣政府的爛規劃,我們就可以多做更久、幫他更多。清理到一半時,屏東縣的曹啟鴻縣長正好帶了幾個官員 (其中有個穿皮鞋進災區勘災的阿呆) 到這邊勘查,阿破馬上過去和他反應我們早上遇到的事情和對志工工作規劃的意見,既然之前和底下的處長、副縣長講都沒用,那就直接跟縣長投訴吧。不知他是否會下令改善、交辦處理,但至少我們盡力想改變做得更好了。

縣長一行人來看勘查,有個穿皮鞋的阿呆
遇到縣長一行來訪查
遇到縣長一行來訪查


小貨車再載我們到林邊大橋下,循早上的反方向步行過橋回到佳冬側搭車。

上車
搭貨車回集合點

捲起漫天灰塵
揚起灰塵


國軍弟兄下午還在掃地
下午還在掃
仁愛路




與 8/18 的情形比較:

林邊車站南端
還是積土積水
林邊車站


8/18 下午要幫忙挖出門口的房子
仁愛路


旁邊
積水與積土
仁愛路


仁愛路
機具趕工清出道路
仁愛路


8/19 清理的房子
積水與積土
還是積水
仁愛路
仁愛路
仁愛路
仁愛路



Wayne 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