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八月至十月到屏東、台東、嘉義當志工協助風災後清理家園的流水帳式日記,簡單紀錄了當時所見到的狀況與自己的些許看法。由於秉持著「去做事而不是去觀光」的想法,因此工作中很少拍照,所以照片並不多,但會儘量找到當時一起奮鬥的戰友的相簿連結貼上以供參考。

8/26 (三)

(今日詳細照片可參考 阿破的相簿阿破的網誌)

8/20 回到家之後,一直有揮之不去的失落感,覺得好像少了什麼一樣;看著討論區的屏東災情、部落格的災區照片,總覺得有什麼事情沒做完... 如此過了三四天,終於決定再次南下屏東!雖然屏東縣政府的規劃很爛,但因為更不喜歡宗教團體、又沒管道加入一些民間團體,只好繼續參加他們;但為了「預防萬一」,還是記下了宗教團體、佳冬幾個村長的電話。

在討論區向揪團的人報名,聽說共有十五個人。但到昨天竟然只剩下十個人而已,原來多是受媒體的「疫情」報導影響;這次跟家人提起要再到屏東時,家人也曾以屏東有「疫情」來阻止我,但有到過現場的人就會知道媒體的無恥與誇大不實,根本不能相信。到了晚上,連原本揪團的人都因感冒而無法成行,轉而由我帶隊了。不過高鐵車票已併由專業志工小婷姊處理,所以我只要確認好我們十個人就好了。

時間估算錯誤而太晚出門,到了集合地點已經遲到十分鐘,有幾個人已先搭較早的高鐵班次走了;我們剩下的人搭較晚發卻是直達的車,結果反而比他們先到左營站。三十多個人再搭台鐵到屏東,然後在正午的太陽下步行十多分鐘到屏東體育館對面的仁愛國小活動中心。

國小的活動中心是給男生住的,女生是住在對面體育館的舞蹈教室,而且兩邊都有冷氣可吹,比唐榮國小更舒服。我天生怕冷,睡在冷氣房內晚上勢必會被冷醒,趕緊拿了顆睡袋來用。

仁愛國小活動中心
住於仁愛國小活動中心


今天下午到達時已經一點多,沒辦法再上工,所以都是自由活動時間。其實若這樣,乾脆晚上出發就可以了,到達後睡下、隔天出發;不然就是搭早一點班次,還有辦法做下午半天工哩。


8/27 (四)   佳冬鄉塭豐村

(今日詳細照片可參考 阿破的相簿-1阿破的相簿-2阿破的網誌)

志工工作都已經近兩星期了,依然還是無效率... 早上七點半開始集合,一直拖到八點半才出發;駕駛不知道路況而走了堤防邊被水沖壞的路,一路走走停停加等車會車,速度緩慢,到達塭豐村的奉天宮時已經十點了。

奉天宮


靠海的這幾個村子當時淹水都超過一層樓高度,而且在颱風過後還一直積著,因此一直沒開放讓志工進來清理,直到前幾天水退掉之後才有辦法進入。塭豐村位於佳冬鄉靠海處,從名字就可看出這是個漁塭很多的村子,所以一到就聞到空氣中濃厚的死魚、腐敗垃圾臭味;當初漁塭淹水,將養殖的魚隻沖走,運氣好的游進海裏去、運氣不好的就擱淺在路上或掛在東西上被曬乾風乾。唯一能慶幸的是,這裏幾乎都是軟土,不是林邊那種要費力清的黏土。

因為太晚到達,奉天宮內雖然有放置工具,但多已被先到的志工與軍方拿走了,我們只能拿狀況較差的、或到處借用。上午有位大哥事先找好了需要幫忙的地方,帶我們過去並分派隊伍做,所以不用整隊人在路上到處繞找工作;但下午那位大哥到別邊去了,縣府的一位領隊小姐來帶,卻沒有什麼方向感,帶著我們在工程車極多的塭田路上走來走去,嚴重影響安全與妨礙機具施工進度;而且很多人似乎不理解機具、工程車輛的力量比我們人力大太多了,理應讓他們優先使用道路,以為自己最偉大、老愛走或站在路中央阻礙交通,叫他讓開時才慢慢移動閃開,甚至有渾然不知週邊狀況的,要用吼的或去拉開他才知道自己剛剛差點被撞到。

幫忙清一間今天終於打開鐵捲門的雜貨店,裏面是悶了將近二十天的污水爛泥混著泡水的商品,味道當然非常可怕。發現有些志工雖然來幫忙了,卻沒有「同理心」:老闆娘一直請大家幫忙把泡水的商品挑出來,有些她洗一洗之後可以跟廠商退換,但看得出很多人不以為然,仍然把商品跟污泥一起往外掃,只有少數幾個人有在幫忙撿... (回程車上,就有位小姐在抱怨老闆娘撿東西妨礙了清理速度... 這真的是沒有「將心比心」的觀念、無法體會當地居民的感受了!很多東西都是他們一生心血換來的家產,要丟棄當然要先問過他們,不是看到泡水的東西就都歸為垃圾全部丟掉。我們來當志工是要協助他們早日恢復家園原樣、回復正常生活,所以應該儘量在可能範圍內滿足他們的要求,而不是只當個把東西都丟掉的清潔工。)

下午軍方加強管制海堤邊的路,所以必須步行到塭子國小搭車,因為馬路上工程車輛多,走海堤比較安全。看到海堤外滿滿都是從林邊溪沖進海裏又被沖上岸的漂流木,這大概要兩三年才有可能清完吧?

海堤
海堤

海堤外
海堤外

海堤內
海堤內

走海堤
海堤


早上因為道路狀況不好,很晚才到達;下午因為要走路出去搭車而提早收工 (本來兩點四十分就要收了,是因為雜貨店才剛開始清理所以要求延到三點後再收);算起來今天實際工作時間不到四小時,若再扣掉走路與找事做的時間,搞不好就更不滿三小時。花了一堆資源,結果效果只有這樣!當地居民看到我們晚到卻又很早離開,不知會有何觀感?

帶領志工的大姊對於保護志工非常盡力,一直提醒大家「勤換」口罩、手套、毛巾 (不管是否有弄髒,換就是了);要志工提早收工以確保要搭高鐵回家的人有「非常足夠」的時間可以梳洗準備;怕會找不到路所以要大家走整條都是工程車輛跑來跑去的塭田路出去 (沒有注意到若這樣做,隊伍會妨礙車輛行進與施工,甚至對志工也不安全)。有些人因為要保護自己,所以就拿了一堆物資,沾到一點點泥土灰塵就換新的 (其實根本不會有影響)、休息時拿下來丟一旁要繼續工作時也換新的、早上用的其實還可以繼續用但下午一樣換新的;至於舊的就隨手一放、隨地亂丟。礦泉水也是一樣,拿新的來喝,沒喝完就隨手放置,又想喝時再開瓶新的... 物資、飲水本來是各地善心人士要捐給當地居民的,只因我們是來幫助他們故讓我們也能拿取,結果因為不用自己花錢的就不珍惜甚至浪費?似乎都忘了我們來的目的是要幫人,所作所為卻反而增加別人困擾!正如有位大哥說的:「我們好像是來製造災難一樣」

回程車
回程


縣政府的人真是... 回到住宿處時,清洗、消毒雨鞋、量體溫、要進活動中心的人全擠在一起,動線一片混亂,很不容易抓到沒量到體溫者或雨鞋沒洗的懶人。發個便當亂七八糟,還因數量統計有錯而不夠,要後續再多訂。有個文化處的小姐到這時必戴口罩,好像這邊充滿兇惡病菌一樣...我們幾百個人都不怕,妳在怕什麼?待到規定的時間一到就馬上離開回家休息、問她事情都是不知道,全都要靠我們解答與接待新報到者...不知道派她來有什麼意義,代表你們縣府有人在管理的圖騰嗎?


8/28 (五)   佳冬鄉塭豐村

(今日詳細照片可參考 阿破的相簿-1阿破的相簿-2阿破的網誌)

前天縣政府就貼公告說今天要把男生的住處改到明正國中,昨踢改成和平國小;昨晚要我們今天上工時把行李都帶上車,下午回來時直接到新的住宿處;但似乎臨時又有別的決定,一早起床時通知大家行李不用帶上車,等回來時再搬;但到了出發時間,又不知是誰要我們把行李都搬到體育館內原本女生住的舞蹈教室,而女生則改往到裏面較小間的房間去。結果縣政府的人自己吵起來了,因為體育館內的球場是社會處管理的物資集散場,他們認為勞工處和文化處把人都集中進體育館卻沒先知會他們,對侵犯到他們地盤而不爽。但更不爽的是我們啊!改來改去且通知得很突然,原本住的女生行李都還在,也沒告知行李該放置的位置,整個亂七八糟。

舞蹈教室
我們睡覺的地方
我們睡覺的地方


出發時間有比昨天提早一些,但仍是漫長、超過一小時的車程;有了昨天的經驗,就避開了佳冬堤防邊那條難走的路,繞佳冬市區的大路過去。

車程這麼久,趁機補眠
補眠


昨天有人幫忙帶路,今天就一直在路上走找不到事做,一直走了半小時才找到;以前是其他志工團體在做,這邊是都國軍陸戰隊、陸軍、海軍弟兄在做,反而沒看到其他團體的志工,也許是縣政府有管制進入災區的團體了吧? 縣政府似乎該和國軍協調請他們分一些地方讓我們幫忙。

有位小姐或許是因為身為母親,所以比較保護人:午餐時間到了,不接受我說的其他人先走、留下幾個人繼續清到一個段落提議,堅持全部的人都放下工作、一起回到集合地點用餐。每個人有各自的著眼點,我認為既然要來協助當地居民,自然要在安全與可行範圍內以他們為優先,儘量有效率地滿足他們的要求,而將我們自己的便利等考量排在後,否則就失去來當志工的意義了。

和昨天一樣,要配合搭高鐵回家的人而必須在兩點多就收工,想多留久一點把清理中的房子清完也不行,要一起搭車離開。覺得很不高興,全部的人為了少數幾個人,必須放棄完成工作,整個本末倒置!不是該以幫助當地居民為先嗎?不能選一台車讓要搭高鐵的人先搭車離開就好嗎?但很無奈,縣政府說沒辦法... 其實只是不想多事吧!

準備搭車離開
塭田路

回程
回程

累到躺平
累到躺平

一天工作之後
一天工作之後



Wayne 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