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八月至十月到屏東、台東、嘉義當志工協助風災後清理家園的流水帳式日記,簡單紀錄了當時所見到的狀況與自己的些許看法。由於秉持著「去做事而不是去觀光」的想法,因此工作中很少拍照,所以照片並不多,但會儘量找到當時一起奮鬥的戰友的相簿連結貼上以供參考。

8/18 (二)   林邊鄉光林村

(今日部份照片可參考 Robbin 的網站)

鑑於昨天的教訓,因此昨晚就先找好一車的人並編組;也事先備妥了足夠四組人員工作的工具、物資與獨輪車,早上出發前就帶上車,不必再繞路去領工具物資浪費時間。駕駛的王大叔也很配合,在我們這車人到齊之後就馬上開車,不再等其他車了。結果就是八點剛過沒多久就能出發,九點多就到達林邊。因為台17線都是大型機具而管制不能進去,只能在林邊國中就下車,大夥再帶著工具沿著屏東線鐵路走過林邊車站進林邊鬧區,到車站週邊的光林村。

大家都走軌道到車站前
屏東線鐵路 平交道


原以為前幾天看到的景象已經很嚴重了,到了這裏才發現更是慘烈。當初林邊溪潰堤,大水夾帶大量泥沙就是從這裏灌入林邊溪右岸再流進林邊的其他村,因此這邊受害最嚴重:林邊車站的軌道、地下道完全被埋住,積土跟月台一樣高。

林邊車站內
屏東線鐵路
屏東線鐵路

林邊車站前
車站前


道路上的土超過胸部高度,房屋內可能比較好一些...約肚子高度。國軍用機具先挖開道路中央的土,讓施工車輛能進入,但挖出的土因一時還無法運走而先堆在道路旁邊成一座座小山;挖開的路上則是將近膝蓋高的積水。要前進到目的地必須上上下下爬、涉水而過,花了一番功夫才到車站前的仁愛路。

積水與積土
機具趕工清出道路


車站旁邊有幾輛汽車被土埋到只露出一點點車頂,很多人覺得誇張而紛紛拿出相機拍照;也有人是以那幾輛車為背景,像是到風景名勝地拍紀念照一樣,感覺這就有些不好了;最誇張的是有人想爬上車頂,兩手比 YEAH!! 拍照!馬上被我阻止下來。若是被車主看到,被扁也不算誇張。

整個光林村內完全都是土,大一點的道路有機具正在趕工清理,小一點的巷道則還只能先放著。人力只能先幫忙清住宅內,但許多住宅前的積土還沒先清掉,連大門都無法打開,居民是撬開二樓鐵窗接梯子才能進出家中,一樓屋內連走動都沒有辦法,更別說是清理了。

林邊的土有夠難挖,由於含有黏土而必須出更多力才能把土鏟起來,且挖到較底下的土帶有較多水分,腳一踩下去就會黏住,使得挖土時還要分神注意落腳處,萬一不小心陷進去了甚至還要別人幫忙拉才能脫身。找到一排民宅的騎樓,幫忙清出被埋住的汽機車,但挖了近一小時後覺得用人力的效率似乎不高,而且機具應該有辦法進騎樓施作,人力等機具挖過之後再來處理會較好...決定撤離,換來到對面一戶機具看似無法進入的民宅,按住戶阿嬤的要求幫他們清出一樓門前,讓大門可以打開。

不過,因為光挖土太累了,便趁中間時間跑到後面路上幫忙拆鐵捲門來「調劑」
積水與積土


一樣難挖的土,和三名陸戰隊弟兄一起花了早上一個小時和下午兩三個小時都沒辦法達到目標。三點多又下起雷陣雨來了,趕緊收拾好工具循早上的路走回林邊國中集合點。

「爬山」涉水
下午下起雷陣雨
下午下起雷陣雨
下午下起雷陣雨
車站內
車站內


軍方在下午改變管制方式,軍方、當地居民以外的車輛都必須停在林邊交流道下,人員要轉乘接駁車才能進入林邊市區。而我們回到林邊國中時已經太晚,錯過了最後一班接駁車,只能走路到林邊交流道去。不過在途中攔下了軍方的卡車,載女生和工具物資過去,剩下比較有力氣的人再慢慢步行過去。

「雨中漫步」
要走到交流道下
要走到交流道下


從林邊交流道發車時已經五點多,開回到唐榮國小就六點多了,有些今天要搭高鐵回家的人勢必會趕不上六點半開往高鐵左營站的公車。還好駕駛王大叔幫忙協調,另外找了一輛車在七點才出發,送來不及的人去高鐵車站。

回來一進教室,Robbin 就發現行李有被翻過的跡象,檢查後確認含我在內有好幾個人行李被翻過,但沒有不見什麼,只有 Robbin 數位單眼相機 (Canon 400D) 含記憶卡不見了。我們睡的這間教室最靠近國小側門,進學校後走沒幾步就到,學校平常也沒門禁,任何人都可以進出。但很奇怪的是,他行李中還有筆記型電腦、NDSL、另一顆更值錢的鏡頭,但竊賊卻只拿走相機以及裝著的較低價鏡頭;我推測可能是年紀不大的小鬼進學校玩,偶然翻到相機覺得新奇、可以拍照炫耀就順手偷走... Robbin 去警局報案,調學校的監視影帶也看不出什麼結果,看來找回的機會很低了。


Wayne 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