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過賴和的小說「一桿稱仔」嗎?看過王昶雄的「奔流」否?

台灣人民,是永遠悲哀的存在,永遠的被統治者

如果說過去共同的歷史記憶,造就出一個民族的性格
那麼被刻在台灣民族性上的,就是「自卑」兩個字,那是跨越了三個世紀的包袱。

日據前期,在民間,台灣人被日本軍警暴虐欺壓,榨取經濟
知識界,言論結社被日本嚴密監督,台灣人的母語漢語被打壓的一文不值

一批明明是被日本本土「下放」,卻打著統治菁英招牌的日本軍警官僚來台作威作福

台灣人痛苦黑暗,翻開那時留下的許多小說,裡面都只寫著兩個字:

苦悶。


日據後期,日本在台灣的殖民建設成就起飛,百業發達,文化繁盛

一方,由於殖民地運轉的逐漸順暢,開始放寬管制,讓台灣人大嚐甜頭

台灣人便開始面臨文化上自我認同的分裂:我是中國人?還是日本人?

面對東亞國力第一的超級強國日本,台灣人迷惘了。


處在現在的我們很難想像,在那個時期,
打從心底認同自己是日本人,而絕非中國人的台灣人幾乎超過一半,或者更多。

─那是一種弱者面對強者的自卑。

 我很弱,我痛恨天生為弱者的事實,我要變強,但是我站不起來。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但只要我和強者站在一起,我就能夠擺脫過去變強了吧?
 ......即便那就是迫害我們的強者,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誰不想要翻身...



春去秋來,時光流轉,

日本人去,國民黨來。

總督府前盛大的武裝行列,不同的只是軍服由黃褐色換成藍灰色
閃耀著光芒的刺刀依舊駭人,步伐聲震耳欲聾。

台灣再一次被開了大玩笑,歷史一模一樣的再次輪迴。


國民黨來台前期,在民間,台灣人被國民黨軍警暴虐欺壓,榨取經濟
知識界,言論結社被特務嚴密監督,台灣人的慣用的日語與各種母語被打壓的一文不值

一批明明是被共產黨「擊潰」,卻打著統治菁英招牌的國民黨軍警官僚來台作威作福


甚至這一次,台灣人連發洩苦悶的小說都沒有留下很多
只有半夜憲兵會抓走你,諸此之類的黑色笑話流傳著

「啊,真是懷念日本人在的時光。那時候的日子多美好。」

─在比較心態之下,完全把之前所受的痛苦忘的一乾二淨,
 為了消極反抗現在的壓迫者,竟然歌頌前一個壓迫者
 那也是一種身為弱者的自卑。最悲哀的存在。



國民黨來台後期,在台灣的殖民建設成就起飛,百業發達,文化繁盛

一樣,由於各方運轉的逐漸順暢,開始放寬管制,讓台灣人大嚐甜頭
台灣人又開始面臨文化上自我認同的分裂:我是中國人?還是台灣人?


輪迴又輪迴


現在,國民黨下來,民進黨上台了。把國家運轉的並不是很良好。

一方,中國的壓力日漸膨脹,恐懼的陰影又開始在和平的國家裡流傳開來。


「啊,真是懷念國民黨的蔣經國時代。那時的日子多麼美好。」

「不對,給日本人一直統治到現在,我們早是東亞第一的強國。」

「乾脆直接成為美國的一州。」

「反正和中共怎麼樣也打不贏,直接投降是不是一個好的選項?」

「我只想要平安的活下去,國家怎麼樣都與我無所謂。」


......

人類的想像力是極其低落的。
不切身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怎麼樣都無法體悟。

由於在這片土地上共同的歷史記憶,不斷的被新的統治者抹銷

台灣人沒有自己的歷史情感,不會懂得珍惜現在

那是比近視更加普遍,名為失憶的國病。


30 年代,台灣人崇拜日本,因為痛恨日本

70 年代,台灣人崇拜美國,因為厭惡美國

新世紀,台灣人有兩種,一種無限放大自己,一種準備接受投降,都是因為恐懼中國

美國,日本,中國,哪裡是強者,就依附強者


那是名為自卑的人格

跨越三個世紀,烙印在不斷被統治民族裡的悲情。


作者: ZMittermeyer (z!米達麥亞) 看板: Talk
標題: Re: 如果台灣是日本之一
時間: Sat Oct 16 20:42:28 2004


Wayne 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